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逆天道之吴家的布局

逆天道之吴家的布局

作者: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天色已经有些发白,明臣舜却还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合适的地方,直到快下山了,才在半山腰一个斜插的小道,发现一处小水潭。看潭水十分清澈,明臣舜也就不再耽误,将养母放到潭水中。「哇……」吴嫒妮浑身火烫,被冰凉的潭水一泡,一下子,一头欲火瞬间褪去。她惊呼着从潭水中挣扎着站起,看着「一脸焦急」的爱子,说道:「臣舜,柴家那些人呢?这是哪里?」话一出口,立即发现情况不对,自己还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呢。白皙丰润的身子,从上往下淌落着潭中水,景象着实让人想入非非。
  「臣舜……」明臣舜鼻子里「嗯」了一声,却没有回答,双眼直勾勾的,盯着母亲的身体,一个劲儿的咽唾沫,一副猪哥相。吴嫒妮想要责备,可又觉得是自己不对,哪有母亲这副模样站在儿子面前的?所以,声音也不严厉,好在,儿子被「惊醒」过来。「呃,母亲,孩儿失宜了!」明臣舜说完恭敬的向母亲一揖到底,殊不知,他越是如此,吴嫒妮越是难堪。本想赶快找个借口,让儿子给自己弄件衣服穿上遮体,可儿子就是慢条斯理的不接茬儿,这个不懂事的孩子,怎么就不能体会为娘的辛苦呢?看他胯下那里,衣服已经被高高顶起,足见也是十分窘迫,唉,自己怎么没注意,儿子已经这么「大」了?也就是母子,不然,看他衣服被顶起的样子,本钱肯定不小,这荒山野岭的,要是来给自己解解火气该多好?
  「母亲,柴家那些人被孩儿杀退,怕他们还有援兵,孩儿带母亲逃了一会儿,先下也不知在何处了。」明臣舜一声「母亲」,却让吴嫒妮惊出一身冷汗,「自己怎么会如此无耻?竟然会想跟自己儿子行那苟且之事?」但随即她又想到「本来也不是自己生的,若不是被自己捡到,现在跟自己不就是男人和女人?还是强壮的男人和一身欲火的女人?」吴嫒妮明知自己想的有些不妥,可总是管不住自己,再说,明臣舜不是她亲生,这一点确实是事实。
  「母亲要不先把儿子的衣服披上吧!」吴嫒妮似乎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,抬起头,正要去接时,却再次出了「致命」的情况。明臣舜脱了自己的外袍递给母亲,可自己所穿也不多,脱去外袍后,一身劲装下,健美的,散发着男性魅力的身体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展示,吴嫒妮只觉得自己胸口被重锤捶了一下,「嗡……」脑袋也瞬间陷入混乱,明臣舜后面说的话,她根本没有听到……「臣舜……来……过来,抱抱娘……」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彻底击碎,冰凉的潭水对她的作用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看明臣舜没有动,只是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,吴嫒妮又道:「娘有些受伤,你抱娘出去啊……」说话间媚眼如丝,说不出的妩媚,虽然一直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女,但此时的吴嫒妮展现出来的,美艳之中更多的是风骚淫荡!
  明臣舜的眼睛里已经闪烁出得意的光彩,但吴嫒妮却根本没理会,她的心思已经全是想要让眼前这唯一的男人,也是自己的儿子,来浇灭自己心头的那团烈火!吴嫒妮已经神志不清,嘴唇干涩,从喉间发出的「嗬嗬」声,虽然难明其意,却让人听了忍不住躁动浮生。一阵山风吹来,吴嫒妮打了个冷颤,瞬间也恢复了些许清醒,不知何时,自己又被儿子横着抱起,儿子已经赤裸着身体,和自己坦诚相对,而儿子看自己的眼神更是火辣辣的,充满着情欲!
  「臣舜,你,我,我们……」她想到了这么做的不妥,可又不舍得让儿子放下自己,「反正不是亲生的,就是男人和女人,这荒山野岭的又没人看见……」见她并不挣扎,明臣舜咧嘴一笑,将母亲放到一个背风处,分开母亲双腿,却见胯下乌黑的阴毛里已经是精光闪闪。「嗯……」吴嫒妮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,下面,有什么东西侵入到自己的蜜穴中了。总算是有了盼望,她立即扭动身体,但很快她就发现,下面的东西尺码太小,难道刚才自己看走眼,儿子的东西没外面看上去那么大?」娘,您都流这么多水了?」正疑惑间,下面一凉,空虚感再次袭上心头,那根东西又退了出去,但还没有发问,爱子就举着手指讪笑着在她面前比划。「唉,你,你这个冤家啊!」吴嫒妮大羞,明臣舜食指拇指捏着,缓缓打开,晶莹的粘液拉出一道长长的丝线,缓缓坠向地面而不断,足见这爱液有多么浓稠!
  养母如一条美丽的人形大蛇,身体扭捏摆动,那双修长的美腿,开始向上搜索,企图缠住自己。看着这个自己叫了十多年母亲的女人,明臣舜舔了舔嘴唇,笑着蹲下,双手抄到养母腰臀间,扶正位置,将自己那青筋暴露,张牙舞爪的大鸡巴对准了那道已经微微开裂的肉缝。「娘,孩儿来孝敬你了!」「快,快来,嗯……」吴嫒妮一声长吟,明臣舜沉腰坐马,同时双臂上提,将大鸡巴凶猛的肏入到那湿热,滑腻的玉户中!吴嫒妮没有生过孩子,但跟丈夫成亲多年,房事纵然不勤,也不能说少。只是即便这样,那被开发多年的阴道,猛然面对明臣舜的巨物侵入,依旧显得那么无助,那么手足无措!


  到底年轻,明臣舜的大鸡巴刚一侵入,立即感觉到了四面而来的压力,比起祖母来,要明显紧实得多。粗大的鸡巴侵入并不宽松的阴道,有一种大脚穿小鞋的感觉,也挤压得明臣舜说不出的舒服畅快。当下也就不理吴嫒妮是否承受得住,便大开大合的猛干起来!粗壮的鸡巴一下下的用力冲击,恨不得要将自己的身体都钻进去似的,而吴嫒妮被爱子肏得晕头转向,那大鸡巴如同一柄大锤,一下下重击着自己娇弱的身体,似乎下一下打击就会把自己击碎一样。可也只有这样强有力的冲击才能平复自己澎湃的心欲,只有这样粗野凶悍的冲击,才能让自己浑身的欲火得到彻底的发散。
  明臣舜的动作确实很凶悍,他双手端住母亲那肉乎乎的屁股,每次自己身体下冲时都用了上抬,双向合力下,母亲被肏得「哇哇」怪叫。
  「嗯,啊,亲儿子,啊,亲儿子,呃,你是,是,我的,亲生的啊……」吴嫒妮意乱情迷下,胡言乱语,自己犹未知觉。倒是明臣舜,他的笑容里更多的已经是狠毒!那么完美的女人,竟然抛弃了自己,这个仇恨,决不能饶过!他一下比一下肏得用力,慕地将养母屁股放下,抬起双腿扛在自己肩头,自己则用力后蹬,全身的重量都通过大鸡巴压到吴嫒妮的蜜穴最深处。「哇……哇……肏穿啊……」「啊……你,好狠,呀……好狠的心啊……」吴嫒妮开始挣扎,但明臣舜如何会让她推开?轻易的一抽大鸡巴,借着吴嫒妮推送之力抬起身体,但接着,便发力的重重砸下,更加强硬的肏入进去!
  吴嫒妮的身体整个被挤在地上动弹不得,明臣舜粗暴的碾压着,大鸡巴每次肏入都会直插到底,然后奋力的碾动一下吴嫒妮的花芯,碾得吴嫒妮娇呼连连,在痛与乐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,她根本想象不到,才十几岁的儿子,怎么这么会玩女人?明臣舜如一头发情的小公牛,双眼赤红的,只知道抽送大鸡巴,养母每一声惨叫都会让他兴奋得浑身有力。忽然,他注意到,养母胸前那对肉包子似的奶子,虽然没有奶奶的大,但却更加坚挺。雪白的乳房上顶着暗红色的乳头,好像雪堆上点缀了一点红梅,十分养眼。他毫不犹豫的张嘴吞下,虽然没有乳汁渗出,但还是用力猛吸,吸出的津液都是那么甘甜。
  他大快朵颐着,却苦了吴嫒妮。乳房被爱子一吸,她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吸出去了,一股快感如电般从乳头直奔百会穴,接着又折返向下,直达二人正在激烈交合的私处。上下夹击下,她本就是勉励支撑,如何能不败?」呃,啊,呀,别,别吸,用力啊……」又是让停又是让继续,吴嫒妮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的话语,而明臣舜也没理会。吴嫒妮四肢乱舞挣扎,屁股不停的扭动,似是躲避又像在迎合。
  忽然,明臣舜感觉到吴嫒妮阴道收缩的频率一下子提高,而且温度也急速上升,身体扭动得也更加用力,他知道,吴嫒妮这是快要泄身了。于是,他放过那被他吸得已经有些发胀的奶子,全力以赴的肏动大鸡巴,对吴嫒妮进行最后的攻击。「哇,哇,哇肏死,啦……」吴嫒妮再也顶受不住,突然开气吐声大叫,接着身体用力一挺,绷得笔直。她那娇嫩的玉手已经死死的抓住地上的杂草,甚至手指都抓进了土地中,足见用力之深。但绷紧只是一会儿,很快她整个人都软了下来,明臣舜也暂时刹住进攻的节奏,将大鸡巴用力碾动柔嫩的花芯,吸取着泄漏出来的元阴真气。果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,虽然林玉翠的功力远较吴嫒妮深湛,但由于林玉翠生过孩子,年纪也比吴嫒妮大许多,所以,泄出的功力多,元阴却远较吴嫒妮为少。汲取功力固然对明臣舜大有补益,但元阴真气更加宝贵,明臣舜要做的那件大事,就是以夺取足够多出色女子的元阴为前提的!
  虽然已经泄身,但吴嫒妮的阴道发出的震颤依旧十分有力,如同强烈地震后的余震,依旧不能掉以轻心。为了延续她泄身的时间,也是更多的泄出元阴和内力,明臣舜在汲取的同时,还将自己的淫邪功力送入吴嫒妮阴关中,使得后者的元阴和内力更是如洪水般汹涌澎湃的泄出,供其肆意汲取掠夺!吴嫒妮大汗淋漓如同刚从水里捞出一般,在明臣舜的穷追猛打下,已经是疲惫不堪,再被他如此强行夺取功力和元阴,更是支持不住,脑袋一晕失去了知觉。明臣舜没有理,他的采补邪功十分霸道,只要让女子极乐泄身阴关洞开后,即便是女子晕倒也照样可以汲取其真元。知道今日之举至关重要,他不敢含糊,最后,直到吴嫒妮阴关自己闭合,无论他怎么输送功力都无法换出其真元后,才罢休。


  长吁了一口气,明臣舜高兴得险些跳起,他不独功力大增,更是已经可以凝聚魔种,只要自己魔种养成,日后再与那恶妇交手就不会惧怕了!看着晕倒在地,神情憔悴的吴嫒妮,他心中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,若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恶妇该多好?想到这里,淫邪的笑容再次浮上他的嘴角,虽然那个恶妇很强,但他自认为有把握会将其收服。
  一道寒凉的山风吹过吴嫒妮的身体,刮过她那还没有完全闭合上的阴唇,冷得她打了个冷颤,幽幽醒转过来。虽然明臣舜是在草丛上和她交欢的,身下有厚厚的杂草铺垫,不是很硬,但一来时间久了,杂草都被压软,二来也是明臣舜刚才实在是狂野的厉害,大有不将养母捣碎不罢休的气势,所以,这些铺垫也就显得薄了很多。感觉到有些疼,吴嫒妮试着移动了一下身体,想换个姿势,可双手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气,甚至整个身体都是软绵绵的。勉强抬起身子,看见自己私处被蹂躏后的残败不堪,吴嫒妮想起了刚才和养子那不顾人伦的疯狂之举,顿时羞怯不已,再看看一旁正在打坐的爱子,那一副充满阳刚气的身躯,更加的心头鹿撞。忽然,一股火热在她丹田里产生,上蹿下跳后,直入会阴,立时,蜜穴里又开始分泌出热液,躁动之情更是开始让她焦躁不安。身体不会说谎,这分明是在表达自己对儿子侵入的渴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