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生活情感  »  我是淫贱的母狗

我是淫贱的母狗

作者: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  我叫苏珊婷,是一个十足的上班族,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女人,我是被我的老公强暴并霸占了,其实也不算强暴,我是半推半就地给我老公的,这也足以说明我淫荡的本性。一年后年仅16岁的我就含辱生下了孩子。也就是说,我只比儿子大16岁。三十还没到。生过儿子之后,我的三围有36E罩杯的大乳房,24的腰围,35的臀围。
  我总穿着时髦暴露的紧身衣裙,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;娇嗲的说话声、那搔首弄姿的模样,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"跃跃欲试",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奸的女人。但平时只会觉得我是一个十分好的人,因为老公经常的出差,我也就偶尔的在外面偷吃,但是我还是爱老公和儿子的,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一头淫贱母狗、淫货。
  这天早上下课後,儿子打了一个电话给我∶"我不回家睡觉了,大後天我才回家的。妈,你这几天就自个舒服吧!""你爸他到外地了,两个星期後回来,到外边玩耍要注意一点。"说完我就挂了电话。
  儿子和老公都不回来,我正盘算着给自己找点乐子,缓解一下压抑的身体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,我去开门来的人正是我老公的朋友阿B,一进门阿B就阴笑着道:"美女嫂子,看什么啊?"我知道阿B就是这么的油嘴滑舌,也不太介意,笑着说:"没事,大军出差了,你不知道吗?""当然知道了?要不我哪敢来啊?"听他的口气,我心里慌慌的。
  "你想干什么?"
  "哈哈,嫂子,别急啊!我不想干什么,就想来看看我的美女嫂子啊!顺便给嫂子带点东西看看!嫂子,你真的好美啊!"说着阿B就走到客厅把一张光盘插到DV机里开始放光盘了。
  画面十分清晰,是我含着一个男人的鸡巴卖力的舔着,还时不时的给男人一个媚笑,嘴角上挂着的口水流下来好长,我一下觉得重心不稳,心一下揪了起来,我既是害怕阿B把光盘给老公看,也恨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被阿B给算计了!我疯了一样的冲过去,拿出光盘扳成俩块,丢在地上使劲的踩。
  "哈哈!骚货,你是不是很美啊!看起来,你比AV女优的演技好多了!""你!你不是人!"我不敢大声叫骂,只能用喷火的眼睛望着阿B阿B低声骂着。"是吗?我不是人,但我要是做出点不是人的事情,把这段精彩的画面发出去,只怕你是想做人都难啊!""你!"我呆住了,这光盘要是传开了,我就真的是不要做人了,早点自杀变鬼算了。
  "你!你想怎么样?"我不笨,知道权衡利弊,渐渐的冷静下来。
  "不想怎么样,就想和你一起温柔温柔!"阿B是皮笑肉不笑。
  "无耻!"
  "哈哈!大美人,我看你就别骂了,留点力气等会好好和我玩吧!"说完,阿B走到我身边,用力亲了我一口。
  "呜!"我没有防备,气愤的望着阿B,叫也不敢叫,那样子,真的好可怜。
  "那我先走了,你自己洗干净,就在家里等我,到了晚上我再来!"阿B把手已经伸到我的裙子底下,摸了两把,阿B很熟练的扒开我的大阴唇,手指插进了阴道。
  "别,现在不行!"家里的佣人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,我担心佣人会看见,忙拒绝着想推开阿B的手。
  "美人,别这么怕,没人看见!"阿B淫笑着。他左手从我的上衣摸了进去,掀开我的奶罩,摸了起来。当然,阿B也是怕有人进来,不敢把我脱光来,只能用手摸着插着。他就在我柔软的乳房上抚摩着,我知道自己的乳头已经硬了,他用手指稍微用力一按,乳头就陷了下去,一松劲,又突了出来。右手在下面又是插又是掏的,我的下面渐渐有反应了,慢慢湿了起来。"骚屄!就来水了!"阿B靠在我耳边说道。
  "你,快走开!"我不敢反抗,直立在那里,低声求阿B.
  他把手抽了出来,带了一手掌的淫水,"看看!你有多浪!"说着他把手插进了我的小嘴里面,"来!尝尝自己的味道!"我没办法,小嘴在阿B的手上一舔一舔的。
  "太太!"佣人买菜已经回来了。阿B把手收了回来,一下抱起我放到桌子上,飞快的脱掉了我的内裤。我穿的是一条红色的雷丝小内裤,内裤已被淫水打湿了一大片,散发着一种女性的骚味。


  "佣人回来了,我先走了。"阿B拿着我的内裤扬了扬。
  "记住,今天晚上洗干净在家等我,不准穿衣服,否则,你等着看好戏吧!嘿嘿!"我无助的看着我拿着她的内裤扬长而去。
  我并不是什么冰清玉结的贞女,在这情况下,阿B知道我肯定会选择让他玩弄我的肉体,求他不要把光盘公开这条路。
  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家里,甚至有些期待阿B的到来,时钟刚过了八点。门铃响了"小骚货,还真没穿衣服,哈哈"阿B进了门便用那充满兽欲的眼睛把我强奸了,我没有一点遮拦,甚至希望阿B把我像A片的女主角一样,绑起来,狠狠的插我。阿B好象看穿了我的心思,从衣服里掏出一把绳子,把我的双手反绑到背后,接着就是低头开始舔吮把玩我的乳房,力道当然是相当地大,让我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断地改变形状,这种粗暴的方式感到不适应,尖叫着:"别这样,痛啊!"阿B哪管我痛不痛,疯狼一样在我的乳房上,屁股上,阴道上舔着,咬着。女人大概是天生有被蹂躏的本能,被我这么一搞,我竟然慢慢的适应过来了。
  "啊…啊…就…是…这样…好棒…啊……对…对…用力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用力…用力…咬我…好舒服…唔…唔…唔…唔…啊……"我无耻淫荡地呻吟,阿B把鸡巴捅进了我的樱桃小嘴。"啊!"插得太猛,顶到了我的喉咙,我被我插得痛苦的叫了一声,我吐出鸡巴道:"你慢慢来好吗?"说完我把阿B的龟头含入嘴里,然后灵巧地利用舌尖不断地刺激着阿B的龟头与阴茎间的软沟,一回又一回,灵巧地刺激着,我知道我的口技很好,我用软绵绵的舌头舔在阿B鸡巴上,舌头还不时的在我马眼上轻轻的打几下,"哇!"阿B一阵抖动,马眼流出了一丝精水。阿B抽出鸡巴,让我跪在床上,屁股翘起,骚屄,屁眼都对着阿B.我已经湿透了,俩个洞口都沾上了流出来的淫水。"扑"的一声,阿B把鸡巴插进了我的屁眼。由于我是背对着阿B,没想到阿B会插我的屁眼。   "啊……啊……"我受不了地叫了起来。"好痛啊……!啊!……好痛!"我可怜的叫喊着,阿B伏下身子用舌头在我耳后轻轻的舔着,"别怕!一会儿就好了!""你好坏,人家没被这么大的东西插过啊!"我委屈的说着。听了这话,阿B更加冲动了,鸡巴开始抽动。手也在我的骚屄那里掏来掏去,搞得我痛苦的感觉慢慢消失,快感涌了上来。
  "啊……真好……你……好硬……好长啊……"
  由于是插屁眼,阿B只能捧着我的屁股,抓着我的臀肉,用力的一前一后推动。我是第一次被这么大的鸡巴插,浪个不停,上身用里贴在床上,把大奶子一个劲的在床上挤压,双手伸在俩边,手指死死的抓着床单,在快感的袭击下,淫荡的叫着。
  "喔……喔……阿B……哥……你好棒啊……怎么能插……到这么……深……我……啊……从没……哎呀……被人干到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这样深过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屁眼好爽啊!""靠!你还真浪啊,插死你好不好?"
  "好……插死我……我愿意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棒啊……好棒的阿B……好棒的鸡巴哟……嗯……嗯……""浪……爽……要又骚又浪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哥哥来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喔……"我被干的已经失去了理智,开始胡言乱语
  "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!"一股一股汹涌而出的淫水顺着腿湿淋淋的流下了下来。我高潮了。
  "靠!好大的水!"阿B骂了一句。抽回手,放在口里舔,我被高潮冲击的摊倒在床上,脸贴在床边,红红的!口里还一声一声的不由自主的、哼着:"哦……呜……爽!……你的鸡巴插得我好快活啊!"阿B看着我这么诱人的浪态,一把把我翻了过来,把我的俩条白玉一样的大腿放在肩膀上,准备插骚屄了。
  我已经被我搞得精疲力竭,半张着眼睛,有气无力的说:"阿B,休息一下啊……别……再……动……我真的……受……不了了……"阿B已经欲火攻心,鸡巴硬得像根铁条,哪还听得进去,大叫一声,鸡巴插进了我那淫水直流的骚屄。"啊!……啊……!"又是一阵快感袭来,我的生理和心理又恢复过来,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,一边摇动着屁股屁股迎合着阿B的鸡巴。


  我直觉阿B鸡巴猛涨,硬得发痛,每一下都狠狠的抵到我的花心,巨大的龟头摩擦我敏感的阴道。我摇晃着大乳房,屁股飞快的移动着。
  "扑!扑!"鸡巴在骚屄里插得好响。
  "骚货就是骚货"我被阿B插得这么卖力,竟然抬起头,樱唇含着阿B的乳尖,还用舌头逗弄起来"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又要泄了啊……快啊"
  "喔……喔……阿B…哥哥……你好棒啊……怎么能插……到这么……深……我……啊……从没……哎呀……被人干到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这样深过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喔……"在大叫声中,我又一次高潮了。我的骚屄里面开始颤栗,阿B的鸡巴被我裹得粘粘蜜蜜,脊骨一阵酸美,狂抽几下,滚烫的浓精没了约束,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我的身体。
  "哦……阿B……啊!……爽死了……"我浪叫着。
  阿B使劲把摊在床上的我抱起,朝浴室走去,床单全部被我的淫水打湿了,天知道我哪来的那么多水流。
  "小美人,你的水怎么这么丰富啊!"阿B调戏我。
  "你好坏,还不是你弄的!"我讨好的回答。
  进到浴室,我双手抱胸,背着身坐在浴缸里。头差不多快低到自己那黑色的三角洲了。只是我不知道,光是的背部和屁股就已经让阿B的鸡巴又一次站立起来了。
  阿B站进了浴缸,我见啊B也进来了,抬起头,正要赶阿B出去。他的鸡巴却正好碰到我的小嘴上,"呜……"我被大鸡巴吓了一跳,"你干吗啊?"
  "哈哈!一起洗啊!"因为浴缸有点小,我只能坐在浴缸边缘,阿B坐在浴盆内,他拿着喷头,冲着我,我开始是不愿意的,被阿B摸了几下,软了下来。不再反对了。
  我是面对阿B坐着,所以也就面对着阿B的大鸡巴。大概是被他摸得欲火又上来了。我干脆趴在阿B的大腿上。用手摸起他的鸡吧来。
  我用左手手指顽在马眼上敲了一下,阿B的鸡巴立刻撑得笔直,我吃吃的淫笑着。接着,我沿着龟头菱,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又一圈,使阿B的龟头胀得发亮。我又将掌心抵住龟头,五指合拢包住鸡巴,缓缓的抽动着。"哇!受不了!"阿B丢掉喷头,抱住我的头,把鸡巴插进了我的口中。
  我是樱桃小嘴,我张大嘴,我吞下鸡巴后,鼓起香舌,在龟头上到处舔动。
  "哦┅┅好┅┅骚货┅┅吸得好┅┅你的小嘴真灵活┅┅哦┅┅"阿B舒服地哼出声,屁股开始往上挺。然後我先是以舌尖舐着马眼,尝着那股男人特有的美味,跟着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沟肉,然後小嘴一张,就满满的含着它。
  我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,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,只听得"滋!滋!"吸吮声不断。大鸡巴在我的小嘴抽送,塞得我两颊涨的发酸、发麻。偶尔也吐出龟头,用小巧的玉手紧握住,把大鸡巴在粉脸上搓着、揉着。
  "哦┅┅好爽┅┅好舒服┅┅骚货┅┅你真会玩┅┅大鸡巴好趐┅┅趐┅┅快┅┅别揉了┅┅唔┅┅哥要┅┅要射了┅┅""骚货!你别用手套弄了,今晚我非要好好的插暴你的浪穴。"我实在是浪荡风骚,淫淫无比,我抚摸着大鸡巴,媚眼一勾,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妩媚、性感。在嬉笑中,摇晃身体,令肥满的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。
  阿B两手在我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,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逝的双峰上,一按一拉,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。
  这时我大叫着∶"嗨┅┅嗨┅┅我要死了┅┅阿B,快干我!快干我┅┅我要被干┅┅"这时阿B说∶"你这贱婊子,说!‘我是母狗,我是B哥的性奴隶’然后求我干你!""是的,我是母狗,我是B哥的性奴隶。求你干我,干我小穴┅┅干我屁眼┅┅干我!快干我┅┅"阿B把我拉出浴缸,让我伏在浴缸边上,用他的大肉棒插进了我的阴道,他用劲地抽送顶弄,在他胯下的我狂热地摇动着身体。阿B趴在我的背上,像公狗干母狗一样地干着我。他两手也不闲着,死命地用力揉捏着我那36E的特大号乳房,一双巨乳在他的用力揉捏下变了形。
  我被干的是又痛还是爽,两眼闭合,口中不断呻吟∶"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用力┅┅用力插烂我的淫穴!"阿B把我转了边,用嘴含着我的乳头,开始时还是吸舔,後来则是撕咬了。我把手搭在阿B肩上,把阿B的头向自已的乳房上压去,阿B把我轻轻抱起,我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阴道口,阿B腰肢一挺,肉茎一下便进入了我的阴道。


  我一边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阿B的猛烈进攻,一边把我香甜的美舌吐进了阿B的口中,互相交换甜美的唾液。
  阿B猛烈的进攻使我进入了忘我的高潮中,我把两腿紧紧地盘在阿B的腰间,阿B把嘴再次撕咬着我的乳房,彷佛要把我的乳房咬烂了,我则一边舔着自已的嘴唇一边浪叫连连,淫态百出。
  "哈!骚货┅┅好┅┅好┅┅"阿B把我的腿高高举起,放在自己肩上,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,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,每插一下,我都浪叫一下。
  插了大约三百来下後,阿B把肉茎抽出,又转插入我的屁眼里,我的菊花蕾紧紧地包信阿B的肉茎,我则更淫荡地浪叫、呻吟。随着阿B屁股的扭摆、起落,洞穴口挤出的淫水,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,浸湿我的阴毛四周。
  终於的性交到达了高潮,我用嘴帮助阿B把肉茎舔乾净之后看阿B满足的样子。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。